w88优德官网 > 科幻优德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六十二章 家有麒麟儿!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莫说是杖责二十,他手下这些番子可是个中好手,要是愿意的话,一杖下去就能要人命。

    徐俌微微点了点头,楚毅这是卖了他面子啊,否则楚毅敢在嵩阳书院大开杀戒,自然也敢在这守备中官府大开杀戒。

    占着足够的理由,纵然是将这些冲击官府衙门的文人士子一个个当做暴民屠了,哪怕是将官司打到天子那里,楚毅也吃不了亏。

    不过无论是徐俌还是楚毅都不想将事情闹大,楚毅的确是受朱厚照宠信有加,那是因为楚毅行事有分寸,一次嵩阳血案已经让朱厚照蒙受极大的压力了。

    若是楚毅在这江南文人汇聚之地再搞出什么血案来,一次涉及上百文人,恐怕到时候朝野也要为之沸腾,纵然楚毅占理,可是某些人可不会同天子讲理啊。

    恐怕那个时候,在重重压力之下,朱厚照也得下旨夺了他东厂督主之位,让他在身边安生几年。

    看着这些文人士子一个个排队去接受杖责,楚毅眼中寒光一闪,看来他得推刘瑾一把啊,先借刘瑾之手将这江南之地掀翻了,到时候他才有足够的力量镇压江南。

    楚毅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杖责就在守备中官府大门之前,几名文人趴在长长的木凳之上,嘭嘭的杖责落在身上,虽痛却没有达到不可忍受的程度。

    但是立在徐俌身旁的邵元节扫了一眼几名行刑的番子不禁眼中闪过一道异色,以他的眼力如何看不出那几名番子杖责之间所做之手脚。

    别看打在身上不痛,但是二十杖下去,受杖之人双腿筋脉尽数被震裂,最多三日,这些人下半辈子只怕是只能与拐杖,床榻为伴了。

    至于说其中妄图以杖责扬名的几名文人士子更是被震伤了五脏六腑,回去之后,要不了三日,必呕血而亡。

    邵元节虽知这些人乃是咎由自取,可是也禁不住颇为忌惮的看了楚毅一眼,这位楚督主真真不可轻视啊。

    王阳明看在眼中,邵元节看出的问题,王阳明自然也能看出,但是他也只是张了张嘴,最终却是不知如何开口。

    守备中官府对面不远处一座酒楼之上,十余名锦衣华服的富家员外模样之人此刻立于高楼之上窗口处,居高远眺,遥遥可见守备中官府门前的那一幕。

    蹬蹬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就见一名仆从快步上楼,向着其中一名员外道:“老爷,大事不好,少爷他被那阉贼施以杖刑……”

    那名员外微微一愣,脸上继而露出兴奋之色,猛地击掌赞叹道:“天佑吾吴氏,吾儿将名传天下矣!”

    酒楼之上,其他几人不禁一个个用艳羡的目光看向那位吴员外道:“恭喜吴兄,家有麟儿,一朝乘风起,天下闻名!”

    吴员外不禁捋着胡须哈哈大笑,他吴家嫡子为东厂督主施以杖责,倒是只需发动吴家力量大肆宣传,还怕他家麟儿成不了大名士吗?

    有了偌大的名声,到时候他们吴家再推动一番,到时候平步青云,直入内阁,到那时,他们吴家将收获金山银海一般的利益。

    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就见几名仆从匆匆上楼。

    “老爷,少爷被杖责了!”

    “老爷,少爷他被打的好惨啊!”

    “……”

    十几名方才还羡慕吴员外的富家员外脸上顿时像是绽放了菊花一般,开怀大笑道:“吾家亦有麒麟儿矣!”

    “哈哈哈,看来咱们要感谢这位楚督主啊!”

    “妙言兄言之有理,这位楚督主真是大好人啊!”

    “诸位,今日当欢庆,为我们各家子弟受杖责,不醉不归!”

    “对,对,不醉不归啊!”

    那些仆从看着自家老爷在那里开怀大笑,不少人脸上满是迷茫不解之色,自家老爷不会是失心疯了吧,自家少爷被打的那么惨,为什么一个个却那么的兴奋呢!

    若是这些正兴奋的准备庆祝一场的各家家主知道自家麒麟儿几天后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的话,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表情。

    不过正同魏国公叙话的楚毅可不知道,他竟然被某些人派了好人卡。

    捋着胡须,徐俌向着楚毅道:“楚督主代天子巡视天下,本公乃是地主,定要一尽地主之谊,晚间吾于府中设宴,还请督主赏脸啊!”

    楚毅微微一笑道:“老国公相邀,楚毅必然前往!”

    “哈哈哈,楚督主是个痛快人,你这朋友,本公认下了!”

    说着徐俌向着徐鹏举道:“鹏举,备车,回府!”

    宽敞而又奢华的马车之上,偌大的车厢内,容下徐俌、徐鹏举、邵元节三人却是足够。

    这会儿徐俌脸上哪有方才的笑容满面,而是神色肃穆的向着坐在那里的徐鹏举道:“鹏举,你观楚毅此人如何?”

    徐鹏举深吸一口气,看了徐俌一眼缓缓道:“回爷爷话,楚毅此人,能伸能屈,行事果决,不缺狠辣,可谓奸雄!”

    徐俌捋着胡须微微颔首道:“你能够认识到这点,爷爷很是欣慰,不过你须得谨记一点,若然吾观之不差,大明未来十年,楚毅必权倾天下,此人只可结交,不可与之为敌!”

    徐鹏举点头记下。

    目光转向邵元节,徐俌笑道:“却是让道长见笑了!”

    邵元节高人气度尽显道:“国公教导小公爷却是煞费苦心矣!”

    微微一叹,徐俌看了徐鹏举一眼道:“我魏国公一脉若想长盛不衰,却是不得不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

    邵元节捋着胡须看着徐俌道:“国公叮嘱小公爷不差,那些受杖之人,若是老道没有看错的话,不出三日,最差也要双腿瘫痪,更重者五脏破裂,吐血而亡!”

    “什么……”

    徐俌神色平静,丝毫没有异样,反倒是徐鹏举一声惊呼,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显然是没有料到在守备中官府之中,卖了自家爷爷面子的楚毅竟然会那么狠辣,若是果真如邵元节所讲的话,那百余名文人士子尽皆沦为废人矣!

    猛然抬头向着徐俌看去,只看到徐俌一脸的淡然冲着他道:“鹏举是否觉得楚毅不给爷爷面子呢?”

    徐鹏举低头沉吟一番,缓缓道:“孙儿明白了!”

    看着徐鹏举那一副了悟的模样,徐俌禁不住大笑道:“你能看透这些,哪怕将来爷爷不在了,这魏国公府交在你手,爷爷也可以安心了!”

    守备中官府门钱,曹少钦看了看那些受刑的文人士子再看看远去的魏国公府马车,低声道:“督主,我们这么做,是不是驳了魏国公面子?”

    身为楚毅心腹,曹少钦自然担心自家督主得罪了这位南京城当中说一不二的第一勋贵。

    楚毅摩挲着手中玉扳指,轻笑道:“你当那位国公爷不清楚我们所做的手脚吗?本督主已经给了他面子,再说咱们这位老国公可不会为了这些人与本督结怨,呵呵,这些人还不配让他放在心上!”

    远远的数十辆马车缓缓行来,不用说,自然是这些文人士子的亲朋好友收到消息前来接人了,其中就有不久前在酒楼上庆贺的那些家主。

    【两更送上,求票票,打赏可好!】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