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这是什么力量?”

    夏广看着面前这一抹蓝色,悬浮在手掌上。

    若是不加控制,便是自动化为一尊极小的雕像,如蛇的触手,兼具着理性与狂野的猫脸,还有一对羽翼。

    然而,就是这雕像吞噬了所有来此的人,并且将力量完全的,毫无冲突的传给了他。

    这是一种能量的传递,然而却是未曾使他的身体发生鼓涨。

    啪。

    这猫脸触手身子的怪像落在了掌心。

    夏广手指翻腾着这个雕像,入手没有任何感觉,就像是触摸在了一片虚无之中。

    “就是你刚刚在跟踪我么?”

    神武王倒腾了一会后,试图进行交流。

    但没有回应。

    就在此时,四方城门传来轰隆隆的响声,所有铁门都打开了,凉风吹入这寂静的空城,远处还有梦境长河外的雾气。

    这是一座孤城。

    城里的一切,都是夏广所熟悉的景象。

    京城,长安,江南。

    这三个地界所有令夏广印象深刻的景色,拼凑起了这个古城。

    被湖水包围着,只有一条浮桥通往的宗动阁存在着,两旁柳树成荫。

    然而那湖水却是逐渐窄小,汇成了一条只够扁舟撑着老竹槁,蜿蜒度过的漫长水道。

    水道的尽头,是燕子矶,是江南的琅嬛福地。

    至于这宫殿,则半是京城的皇宫,半是长安的,甚至其中还有着自己打小居住的院子。

    街道也是如此。

    “这难道是我自己的梦?”

    便是想着,手心的猫脸触手雕像忽的化作一团蓝光,消失无踪,完全不受夏广控制,也无法交流。

    又过了两日。

    夏广靠着一棵柳树,身后是现实里已经被废弃的宗动阁,目光里则是水面倒影的的云,云随风动,风却不知从何而来。

    既然醒不来,他也没有强求,何况此刻他还需要去理解自己获得的力量。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力量形式?

    完全是靠着吞噬获得,但是这种感觉,却偏偏就像是自己辛勤练出来的力量。毫无副作用,而且随着力量的增强,自己的境界,领悟,都在随之提高。”

    神武王有些疑惑。

    此时的他已经远远不是超凡境界了。

    按照这个宇宙的归纳法,他已经入门了,可谓是直接跨过了一个大境界,而最终吞噬的那位苦难禅那,更是直接将他的入门境推到了大圆满的地步。

    佛的门是苦海,魔的门是真实血醒,道有道宗,武道等等,然而门却大体都是借着天地感悟,然后去问道。

    唯独他的门,什么都没有,只是力量单纯的提高而已。

    夏广自然不知道某个异宇宙的文明里,存在着游戏这个概念,也不知道那游戏里有一种名为“经验丹”的物品。

    此时的他,就像刚刚走出新手村的玩家,却忽然获得了一颗可以使得经验暴涨的丹药,升级之后,自然所有的技能,感悟,自然和那些靠着打怪升级上来的玩家相同。

    便是想着的时候。

    忽然,他又听到了稀稀疏疏的脚步声,从远而来。

    这脚步声越来越多,从四方城门踏入了这孤零零的古都。

    像是毫无意识,漫步在梦境中的幽灵。

    夏广眯了眯眼,身形闪动之间,已经是跃上了身后宗动阁的塔顶,几番纵跃,顺着隐蔽宫殿的琉璃瓦,如一道难以察觉的影子。

    踏步之间,是真正的无声无息。

    很快,他坐在了一处无法通过底层看到的宫殿之上,双腿敞开,十指交扣,俯瞰着四方城门进来的人。

    有僧,有道士,还有各色的江湖中人。

    他们来了,有的却又是忽然消失了。

    这些消失的应该是梦醒了,所以消失。

    只是聚集的人,远比消失的人多。

    梦境里过了一日,便是又有约莫上百人徘徊在这古都里了。

    轰隆隆!

    难以言述的巨响,将一切恍惚漫步的人全部惊醒。

    他们睁开眼,先是警醒,然后则开始了卓有效率的调查,探索。

    “虽然恢复了清明,但是却无论如何也无法醒来。”

    “我的力量,全部失去了,可是似乎现实之中的体魄仍然存在着,而且一些技艺还可以使用…总而言之像是红尘境最底层的凡人。”

    “这座城封锁了,我查看过了,无法出门,东南西北都出不去。”

    “我也试过了,确实不行,这是一座封闭的城。”

    醒来之后的众人并不慌张,他们能够控制意识走出自我的梦境,并且让自己长时间处于“梦幻”和“清醒”之间,进行探索梦境,这至少都是超凡之境。

    此时,这群人三五成群,与身边的人讨论着,试探着,然后组成临时的小队,再细细探索。

    “也许,死去就可以苏醒。”

    一名颇有些睿智的白衣书生提议。

    “那你可以去试试。”

    穿着灰青色劲衣的虬髯大汉冷笑一声。

    随后,便是沉默无声了,这种清醒到真实,无论如何对自己造成疼痛感,都无法清醒的状态里,如果死了…是真的死了呢?

    无人敢去赌,到了他们这种地步,都是明白这一方宇宙里神秘之处甚多。

    何况,是这据说是不存在于这宇宙里的梦境长河?

    直白点说,这里就是外域。

    宇宙的规则他们尚且无法穷尽,何况这神秘至极的外域?

    不少人已经开始为自己的鲁莽而后悔了,若不是完全确定这梦境的第二层是安全地带,他们怎么会来进行探索?

    经过了这试探的初期。

    来人都是冷静了下来,既来之则安之,此处虽然诡异,但未尝不是机缘。

    说不定自己等人福缘到了,是第一批进入这座古都的人呢?

    第二阶段,则是深入探索,然后自然又是有聪明人发现了这座古都,很可能也是某位的梦境。

    虽然不如苦难禅那那几乎一眼看穿的智慧,但这群来此的超凡们,在几番讨论后,也是得到了做梦之人也许便是在他们之中。

    毕竟,在探索的过程中,他们几乎可以完全确认这是一座空城。

    夏广静静看着这群人,心里充满了难言的感受。

    因为,他目光里,那猫脸触手的雕像忽然出现在了这古城最偏僻的角落里。

    然后开始融化,化作一抹似飘又似流动的幽蓝光泽,开始在城中弥漫。

    就仿是蟒蛇游行,准备着狩猎。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优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