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官网 > 历史优德 > 附身做皇帝 > 第264章 风云再起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末将...末将...”

    杨经武满目尴尬,窘迫。

    从前,他的军职超过杨经略,论军功,远在对方之上。

    一年多功夫,杨经略已是副统帅了,不论军功,职位,远远超过他。

    他们杨氏一门,三代从戎,为国征战。

    假若,他在函谷所做之事传出,家族颜面何存。

    正郁闷时,季玄陵冷若冰霜的说:“交出兵符,即日起,你们被逐出秦军,永不录用。”

    逐出秦军,永不录用!

    “王上,大敌当前,临阵驱逐战将,此举不妥啊!”

    邢步英快步冲上来,急声为杨经武,林君宸求情。

    按军规,违抗军令者,罪不可赦。

    林君宸,杨经武,在函谷屯兵多年,战功赫赫,把他们逐出秦军,太可惜了。

    他作为统帅,深信所有兵将,宁愿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也不愿被逐出军营。

    这关乎军人的尊严与荣耀。

    何况,伐魏之际,临时换将,波及太广。

    “王上,杨将军,候将军,常年镇守函谷,抵抗魏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把他们赶出秦军,会动摇军心!”卫康在旁急声劝说。

    林君宸,杨经武所犯罪行,触及王上恪守的底线了。

    王上性格,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会狠狠教训两人,却没有料到王上把他们赶出军营。

    “王上,末将自幼从军,把末将赶出军营,王上干脆杀了末将吧!”林君宸昂首挺胸,一副赴死之态。

    “王上,你杀了末将吧,不然,宁死绝不卸甲归田!”杨经武铿锵有力的说。

    瞧见他们的神态,季玄陵愈发恼怒,喝道:“高宗离,牧苍驰,扒了他们的戎装,把他们扔出函谷关。浩然,发布文书,通告三军,凡抗命之人,统统赶出秦军。”

    高宗离,牧苍驰得令,阔步而来。

    危机时,黄浩然暗暗挥手,示意高宗离,牧苍驰退后。

    靠近季玄陵,躬身道:“王上,家有家法,均有军规,按军规,杨经武,林君宸所犯之事,类似哗变,形同谋反,按律当诛。把他们赶出函谷,太便宜他们了。

    臣建议,擂鼓聚兵,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丞相...你...”

    擂鼓聚兵,斩首示众。

    杨经武闻之,气得不轻,黄浩然不为他陈情,还落井下石,怂恿王上诛杀他们。

    林君宸亦暗自气愤,狠狠剜了眼黄浩然。

    季玄陵瞪了眼黄浩然,猜出对方何意,一时怒意渐消,却仍冷声道:“诛杀他们,岂不白白便宜了!”

    黄浩然打蛇上棍,喋喋不休的说:“王上,把杨经武,林君宸赶出军营,臣微微更白白便宜他们了。既然王上不愿便宜他们,何不让他们戴罪立功呢?”

    “王上,当务之急,不是该惩罚杨将军,林将军,该探查清楚魏军防御,早做布防。”徐闻达附和,已然知晓黄浩然何意。

    季玄陵本没有诛杀杨经武,林君宸的念头,旁边幕僚相劝,狠狠瞪向杨经武,林君宸,冷语道:“既然丞相,徐院首为你们求情,本王暂留你们性命。

    即日起,俸禄减半,官降三级。”

    “谢王上,末将定听从邢将军调遣。”杨经武,林君宸抱拳齐声说。

    季玄陵顿了顿,喝道:“邢步英,给你半日时间,领兵铲除浊河南岸所有魏武卒,杨经武,林君宸,派遣斥候渡河,一昼夜内,必须摸清楚魏武卒部署,再有插翅,本王绝不轻饶!”

    “喏!”

    杨经武,林君宸抱拳。

    这时,卫康走向邢步英,从怀里掏出兵符寄给对方,轻声叮咛道:“邢将军,王上从咸阳带来两万虎狼骑,从此全部编入秦军内,这支精骑,全权由将军指挥。”

    邢步英闻声,一时踌躇,仰头望向季玄陵,季玄陵点了点头,道:“秦军桀骜不驯,将军该早立战功,让关内守将信服。”

    “嗯!”

    ......

    河东郡

    魏军大营。

    为彰显抗敌的决心,为早些了解秦军动向,公输琅把帅帐,从河东郡中央地区,特意迁移到浊河北岸。

    傍晚,残阳尽没。

    一缕缕红光,仍在西山苟延残喘。

    帅帐内,公输琅伏身趴在作战地图前,正在构思布放,排兵布阵。

    作为河东郡守将,提防秦国。

    长久来,公输琅时常派遣斥候,秘密监视秦国,关注秦国局势变化。

    自从秦国在大康崛起,兵锋日渐强大,他在改变魏军的部署。

    秦军征战大康,连连大捷,攫取广袤的疆域时,也斩获不少良驹,骑兵规模越来越庞大。

    经历苦战,在血与火的磨炼中,训练出不少骁勇善战的铁骑。

    魏国地处中原,除上郡产马外,常常向赵国购买战马,是故军中骑兵罕见。

    随着秦魏两国拱守异形,他陆续调整防御策略。

    为此,已准备半年之久。

    派魏武卒,招募百姓,在河东郡各处能防守之地,修建不少坚固堡垒,秦军伐魏时,欲节节阻击。

    近来,领兵在平原处,挖掘不少壕沟。

    在浊河北岸,布置大量陷阱。

    若秦军伐魏,踏进魏国疆域,必然让秦军寸步难行。

    在河东之地,与秦军长久对峙,消耗秦国国力。

    毕竟,步骑争锋,魏武卒在秦之虎狼精骑前,本就处在劣势上。

    思索时,一名偏将匆匆入帐,神态惊惧的说:“将军,快来看看!”

    公输琅闻之,不知何故,折身匆匆走出军帐。

    斜阳落后,浊河南方,火光冲天,像火烧云落地,遮掩天地。

    “潜入浊河南方的魏武卒,遭遇秦军袭击了”公输琅怒声道,尽管不能确认,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秦王还真急不可耐啊,清晨刚刚抵达函谷,黄昏,秦军就向魏武卒发起进攻了!”

    “从火势来看,潜入南岸的两千魏武卒,处境堪忧,大帅,是否派兵驰援?”偏将询问道。

    毕竟,南岸的魏武卒,全是探路的,有诱敌深入的作用!

    闻声,公输琅摆摆手,郁闷的说:“秦王派遣攻打,兴许还有后招,若派军前往,很可能在南岸藏有精骑!”

    本章完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优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