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官网 > 历史优德 > 阴刻之君 > 第一百三十九章:唐廷之争
    面对商帝的咆哮,长久以来都未曾见识到父皇威严的杨旷真真切切的为之一震,心情复杂之极。



    而商帝没有停下,继续怒喝道:“和亲的事情是朕想出来的,无论你抱着什么样的想法,朕都说了,朕意已决,由不得更改!这几年就是太过放纵你了,让你连对君父敬畏都荡然无存,前段时间还调集私兵,再给你点时间,不还要架空了朕嘛!”



    震惊的杨旷下意识退后了几步,看着这位陌生的父亲,想不出任何言语反驳。



    “商国不只是你一个人的商国,即便是朕,也必须为了大商挥洒汗血,不要总是自以为是!”商帝的怒吼难以平息,“若是能用和亲来避免生灵涂炭、来换取你的平安,那才是大商最好的局面你懂不懂啊!”



    终于结束了,寝宫陷入了死寂的沉默,父子二人都没有开口了,直到商帝充满怒火的眼神逐渐暗淡,杨旷才缓缓的施礼道:“父皇珍重,儿臣先行告退了。”说完便默默的离开,不多说一句话。



    留下床上孤单的商帝,同样的沉默不语。



    走出寝宫的杨旷驻足于宫门前,深呼吸一口气,开始冷静下来,今日所发生的一切,他想通了。父皇召回自己的同时也秘密的召回了平阳公主,瞒着他的理由也是为了能让自己回来,父皇了解他的脾气,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手段,他是断然不会回来的。仔细分析了一番父皇所说的,不无道理,用一个公主的代价,来换取两国的和平,不但可以免除生灵涂炭和自己的性命,也能拖延时间为大商的军力储备增加胜算。一向优柔寡断的父皇此时决断的原因,恐怕也是深思熟虑后觉得是最优的策略才会这般强硬。



    他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感情用事和幼稚,明明是父皇英明的一个决断,他却难以接受,还要与父皇力争不服,哪怕是再宠爱他的父皇也会大发雷霆。



    想来想去,他责怪的是他自己罢了。



    这时见杨旷出来,谢量海也要回去服侍商帝了,对方本来是想低个头便进去的,可是被前者拦住了。



    “殿下........有话要对奴才说?”谢量海一如往常的风轻云淡。



    “谢公公,和亲的事情,你知道多少?”杨旷此刻竟然在向一个皇帝最亲近的公公询问最私密的事情。



    谢量海微笑着答道:“殿下抬举奴才了,向这种军国大事,岂是奴才一个太监能够得知的。殿下要是想知道,还是去问问别人吧。”



    这种敷衍的话杨旷当然不信,你谢公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深宫是父皇的贴身红人,又有能够牵制禁军统领的手段,上一次的洛阳事变,也有你出力的一份,现在告诉他说不知道,哼,杨旷不罢休进而抓住了对方的肩膀。



    “殿下.......这是何意?”



    “没别的意思,公公可还记得本王以前对公公发出的邀请。”谈话的内容追溯到了以前杨旷向谢量海示好拉拢的一幕,特意提出来不知目的为何。



    谢量海这次装不了糊涂了,只能回答道:“记得。”



    “记得就好。”杨旷松开了抓住对方肩膀的手,“本王的印象中,上次公公没有给出确切的答案,本王倒还真的好奇,公公究竟是为了什么才要插手这洛阳的棋局?能否告知本王?”



    谈论下来几乎是说出了所有的疑虑,杨旷要的就是这位公公的态度,如果说谢量海真的是父皇的左右手,那他必然知道此事;换而言之若他是为了自己,又何必要装傻。



    作为内务总管的谢公公,露出了更为柔美的笑容,洛阳第一美男子的名号并非浪得虚名,只见他抬起一只手,伸出一个手指,对杨旷道:“殿下看到了什么?”



    “一个手指。”



    “那么现在呢?”说着谢量海又伸出了一根手指。



    “两根,一根长一根短。”



    “现在呢?”又伸出一根。



    杨旷没了兴致,直接问道:“公公何意?”



    谢量海笑着收回手指放下手,抬头道:“殿下看到从第一根手指变成更多的手指,但终究都是一个手掌上的,哪怕手指再长,他也还是属于手掌之中。”



    杨旷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正在思考其中含义。



    “殿下不必哭闹,奴才这便说出来。”谢量海很温柔道:“殿下目前的实力,就好比手指中最长的一根,但是如果比起其他手指长太多了的话,握起来的拳头就有些不伦不类,跟别的拳头对撞起来最受伤的也是最长的那根手指。”



    他是最长的一根手指,也是比其他手指长太多的手指。杨旷恍然大悟,自己这段时间的突飞猛进,逐渐的让自己成为了站在大商权力顶点的那个人,但是名不正言不顺,上有父皇在位,下有士族霍乱,哪怕他牢牢的攥紧了权力,也不过是空有实力没有名头的皇子而已。



    其实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杨旷现在已经是有着皇帝的权力了,首先他是大商的亲王,未来的储君,独得商帝宠爱放纵,在地位上就很有威望、其次是他又有北境的兵权、随后他还击败了崔氏集团,镇压了大部分的士族。放眼整个商国,已经没有人比他还有权势了,要兵有兵,要名有名,要势力有势力,要民心有民心,要威望有威望,他根本不需要其他的东西了,跟无上皇位仅仅差那一个登基了。



    父皇没有猜忌自己,也没有防着自己,把他的爱全身心的放在了自己身上,宠爱中肆意的放纵,也养成了杨旷嚣张跋扈的秉性。或许正因如此,杨旷开始迷失了一些该有的规矩,但他知道父皇完全不是因为这一点生气,父皇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命和大商的命运才狠下心舍弃平阳公主,作为一个父亲更是一个国君,承受的痛苦比杨旷还要彻骨,而自己却为了一己之情去驳斥父皇的决心,实在是让父皇为他的幼稚感到愤怒和失望。



    “殿下明白了吗?”谢量海的声音将杨旷拉回了现实,后者有些恍惚的看着他,回答道:“明白了。感谢公公的指点,本王就当是公公正面回答了本王以前的问题。”



    以前的问题指的当然就是杨旷邀请谢量海加入自己阵营的问题。而出人意料的是,一向不谙朝政的谢量海居然没有拒绝,还报以微笑的点了点头道:“陛下这些年是越加劳累,奴才看在眼里,真的是伤心不已。既然陛下要将重担交给殿下,还请殿下变得更优秀吧。”



    说完此话,杨旷不再拦着对方了,谢量海也进了寝宫去侍候陛下了。



    变得更优秀,足以担起国君的重担。这份职责实在是太难了,杨旷感觉到无力,努力了那么久,以为自己已经心狠手辣了,到头来却还是心存妇人之仁,说句实话,直到现在,他依然不想用妹妹来换取和平。



    ........



    ........



    唐廷之内,迎来了商国遣来的信使,而送信的人,是商国小有名气的尚书令陈坤。



    唐帝在百官面前阅读了那封信件,沉吟道:“那么贵国陛下的意思,是认定我国商队遇袭一事与贵国毫无关系吗?”



    “我国陛下并未如此说。”陈坤面对别国百官注视下,坦然的回答道:“此事还需调查,不能说毫无关系,但是我国陛下还是希望避免不必要的战争,毕竟两国生灵涂炭都是双方不想看见的。还请贵国陛下高抬贵手慷慨的给我们调查的时间。”  



    参见朝会的既然是百官,自然也有龚起他们在,至于龚孝先和罗如烈,一般都是不参加朝会的,此刻也身在朝堂之中,无数双主战的眼睛都放在了孤身前来的陈坤身上,施加的压力可想而知。



    大将军龚起不以为然站出来道:“陛下,臣有话说。”



    “爱卿但说.......无妨。”唐帝违心的说道。



    “这位信使,我知道你在贵国担任的职责是尚书令,属一品京官,如此身段居然亲身前来,着实让我佩服,但,”龚起发出了转折点:“此事影响甚远,不是调查就能搞得清的,再说你们调查需要多久,难道一百年查不出来我们也得等着吗?”



    陈坤淡然一笑道:“您就是威震天下的北唐猛虎龚起龚大将军吧,上次您来我国的时候见过一面,恐怕您也不记得了。敢问上次龚大将军前往我国所为的不就是和平吗?您不会不记得吧?既然两国都是为了和平,何必非要用战争来处理这件事情,贵国陛下仁德明理,龚大将军也是心系和平,又何以说出这些话来反驳外臣呢?”



    诚恳的态度和诡辩令人很难对付,鸡蛋里挑骨头也是技术活,但是龚起显然没有那个本事去“挑骨头”,以陈坤的嘴巴来说,实在是找不到纰漏。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必须要找到压制陈坤的办法,龚起做不到,不代表其他主战的人做不到,为此龚孝先和罗如烈不约而同的一起站了出来请示道。



    “陛下,老臣有话要说。”先开口的是龚孝先,“如信使所说,上次我国派遣大将军前去的确是为了和平,但是并未递交和约,本来我国陛下是想逐渐递进友好关系,奈何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方才信使也说过了,与贵国不一定毫无关系,那就是说有一定的关系,所以我认为向贵国发动战争并不是毁约,而是为了维护大唐国威而进行的手段罢了。”



    罗如烈也随后附和道:“没错,臣也认为如此。我国的商队在贵国遭遇了袭击,对商队隶属的家族造成了不可想象的侮辱,如果这都要草草了事的,对陛下的名誉来说是不可计量的损失。”



    受到两位将门家主压迫的唐帝微眯起双眼,阴沉道:“两位爱卿的意思是非要开战不可了?”



    “臣不敢,臣只是规劝陛下罢了。”



    “臣附议。”



    两人一唱一和,平日里的死对头,如今在这般重要的场合配合的默契无比,着实是令百官很是惊讶。



    就在关键时刻,陈坤再次开口了,道:“贵国陛下不必为难,外臣也不过是为了和平而来,两位贵国臣子的话不无道理,但是外臣只有一句话想说,并不是我国非要罢免战争,而是为了避免生灵涂炭。希望各位不要怪外臣啰嗦,兹事体大,不管是为了什么,无论是士族还是国威,都及不上百姓的安稳重要。”



    “休要诡辩!”好不容易要开战,罗如烈怎会让煮熟的鸭子飞走,立刻道:“你口口声声说为了百姓为了避免生灵涂炭,难道你们商国跟夏国的战争就没有吗?我说的不是现在的战争,我记得十年前贵国陛下也亲率大军挥师夏国,造成的杀孽还不够吗?”



    陈年往事提出来,的确让气氛很是紧张,罗如烈陈述的是事实不错,但是公然将十年前商帝御驾亲征夏国的事情来说,实在是不雅。



    陈坤镇定自若,没有一点点动摇,回应道:“您这么说没错,我国陛下十年前是造成了错误,但是你们唐国就没有主动对我国发动战争吗?其实都可以归结为误会,若不是会因为误会,两国何必开战。既然大家都摒弃了曾经的仇恨为了和平而努力,你们又何必非要开战不可呢?”



    龚孝先接上话道:“不得不说,信使的口才是真的很好,说了这么多,都没有错误,不过我仍然不会改变主意,我只知道陛下会为了大唐秉公处理,一切请陛下定夺!”



    “臣也恳请陛下决断。”



    “臣也是。”



    龚起和罗如烈跟上龚孝先的步伐一起对唐帝施加压力,誓要开战不可,不达目的誓不摆休。



    这已经是明显的胁迫了,目的就是为了让唐帝因为他们的主战而不得不考虑开战,意思就是不得不开战的意思。



    百官们都看了唐帝阴沉的脸颊,那双眯起来的眸子投射出的敌意太过明显,光是透出的气势都足以让百官们胆寒,偏偏这三人丝毫不惧,依旧跪在殿前请求开战。



    “哈哈哈哈!”突兀的笑声打破了恐怖的氛围,众人纷纷转去视线,发现大笑的人竟然就是身为信使的陈坤,他一个别国的外臣敢在如此场合下笑出声,难道是不想活了吗?



    “信使笑什么?”唐帝没有激动,反而有些疑惑的问道。



    “不好意思,外臣的举动有些失态了。”陈坤先是道歉,而后整理了下语气道:“外臣实在是被贵国的朝堂以及贵国的臣子给逗笑了,此三人身为贵国臣子,居然装腔作势的想要用一己之私左右贵国陛下的决断,实在是令人不齿。”



    听到这种挑衅的龚起等人刚想反驳,却被唐帝的话给先盖住了:“接着往下说。”



    到了这个时候,众人才明白陈坤的笑声和他的话明显是为了唐帝而说的,看见龚起等人压迫陛下,“挺身而出”替陛下说话,真好迎合了陛下的心意,当然会有唐帝袒护一个外臣的荒谬场景。



    陈坤拿到机会不犹豫的马上回答道:“贵国陛下英明果决,四海尽知,一个决定和需要臣子提醒。外臣并不是想挑起贵国的君臣不和,只是这种常识,如果为人臣的不懂,那么外臣理应好好说一下。”



    “你!”罗如烈的暴脾气差点忍不住骂出来。



    然而又一次被唐帝无情的盖住了:“朕很满意你的态度,要不要来我大唐为官?朕给你一品的官职,授予无上的爵位,信使觉得如何?”



    “请恕外臣婉拒。”



    “哦,那可惜了。”



    听到唐帝如此放下身段的邀请陈坤在大唐为官,百官们瞬间明白一个道理,他们的陛下已经被对方故意针对唐廷的假话给打动了,陛下暗恨龚家独揽兵权已久,会有这样的做法不管是不是做给龚起他们看得,但能得出一个结论——唐帝不打算开战了。



    而在朝堂之上,他们即便手握权柄,又怎么能够公然的对唐帝表现的不敬了,好一个信使陈坤,好一个深谙权术的陛下,异国君臣,也能有这种配合。



    你们有你们的默契和密谋,唐帝和陈坤也被逼的摩擦出了配合,一切都是水到成渠,大势所趋,这次的战争,多半打不成了。



    龚起岂能罢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争辩道:“陛下自然该一人决断,但是如果就这么算了,于情于理不和吧!信使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好像是一直在等这句话,抱着更深目的的陈坤也铺垫了很 久,终于要开出最后的条件,而这个条件,必须要让唐国的人满意才行。



    “外臣奉我国陛下之命,愿意与贵国结为姻亲之盟。”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就连唐帝,也震惊的睁开了双眼。



    和亲之策,就此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