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官网 > 玄幻优德 > 官梯 > 3330:非常时期
﹄新八一中文网—w88优德官网﹃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就在这关键的时候,有人推了一下门,但是没推开,继而就是敲门,丁长生听出来是叶茹萍,于是赶紧起身去开了门,要是再晚一会,叶茹萍该叫护士了,现在是非常时期,她也怕叶怡君自杀之类的。

    “你怎么在这里?”叶茹萍一看是丁长生,再想到门反锁着,就后悔进来了,又看到了叶文秋之后,心情才好了些。

    “怕她想不开,所以过来看看”。丁长生低声说道。然后把门又关上了,这一次没有反锁,因为他知道,事不可为了,有些事只有一次机会,过了这个村再想找这个店,难了。

    叶文秋坐在病床的一旁,而叶怡君则是低着头双手紧紧的交叉,好像是很紧张似的。

    “小姑,你没事吧,针打完了吗?”叶茹萍问道。

    叶文秋站起来拉住叶茹萍的胳膊就要出去,叶茹萍刚刚进来,还没想到这里面会发生什么事,再说了他们三个在这里,能发生什么事呢,所以还不想出去,硬是被叶文秋连拉带拽,然后就是拼命的使眼色,这才走出去了。

    “怎么回事啊?”叶茹萍出去后,看着叶文秋的脸色,问道。

    “怎么回事?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不知道他想的是什么呀,还来这里添乱,现在小姑的心里早就乱了,正是他趁虚而入的好时候,你来这里添什么乱,我刚刚就是在帮他,你这倒好,把好事给破坏了,回头等着他罚你吧”。叶文秋说道。

    “啊?我哪知道这事啊,我还以为你们要喝到什么时候呢,处理完公司的事就赶紧过来了,没成想你们居然……”叶茹萍想要解释,但是被叶文秋制止了。

    “嘘……别说话了,外面等着吧”。叶茹萍说道。

    “他在这里正好,我还想找他呢,现在公司里的流动资金没了,再拉不到贷款,下个月到付的钱就没有了,怎么办?”叶茹萍说道。

    “这个我知道,我看了账目了,的确是没钱了,但是现在省里乱的很,要想他们现在就改弦更张给我们贷款,我看很难,那些银行的头头们,脸面上也下不来吧……”

    “下不来是小事,我现在就怕那些银行的头头们也和车家河何家胜有关系,要是那样的话,银行也会查,这一查,贷款就更没希望了,不知道乱到什么时候呢,所以,我想,他能不能和省长递个话,先给我们贷款一部分,度过难关再说,否则真是无米下炊了”。叶茹萍说道。

    “等等吧,等他待会出来一起走,车上你和他说一下试试吧”。叶文秋说道。

    那姐妹俩走后,丁长生和叶怡君两人倒是有些尴尬了,安安稳稳的坐着,丁长生此时倒是不急,因为今晚是不可能有什么进展了,难的是之后怎么进展,丁长生很喜欢看她唱戏,也喜欢听,虽然不是很有研究,但是附庸风雅是每个人内心的一种冲动,尤其是到了一定的层次之后,这种冲动就更加的要命。

    “时间不早了,要不你先回去吧,我没事,不用担心我,反正我和他也没什么关系,我现在最感谢的就是他这些年把我当做花瓶摆在那里,想看就看一眼,不想看就不理,凡事都不让我知道,现在也就什么事也连累不到我,这是他对我仅有的一点恩情吧”。叶怡君说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你说的太简单了,不是光摆着吧,想玩了,也会拿起来把玩一下,就像是现在这样,对吧?”

    说着,丁长生的手又伸向了被子里,这一次丁长生摸到的不是穿着袜子的脚,而是实实在在的肌肤接触了。

    丁长生没有拿出来,而就是在被子下面把玩着,十个男人有八个喜欢看女人的脚,因为男人都有一种恋脚情节,这一点李后主尤为突出,也是从那时候起,三寸金莲束缚了中国女人一千多年,但是到了现在,还是自然的脚最美,而叶怡君的脚,丁长生是见过的,所以,此刻能上手把玩,也是一种享受。

    “你就不能说点别的?”叶怡君嗔怪道。

    “现在就想和你说这点事,我可能会忙一段时间,你要是有什么想法,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纪委的人要是为难你,你也可以给我打电话,我都可以帮你,你要是不想上班了,就去叶家待着,你为他们做了这么多事,他们还不得把你这个姑奶奶好好的供起来?”丁长生收回了手,说道。

    “再说吧,我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我可能暂时也不会离开北原,你有时间了,就来找我喝茶,等我搬了住的地方再告诉你”。叶怡君微笑着说道。

    丁长生是很想在这里呆一晚的,但是现在车家河的事没完,自己要是在这里呆一晚被人看到,指不定又要闹出来什么花花新闻呢,丁长生也不想这个时候给仲华添麻烦,这块到嘴的肉,什么时候吃都可以,不急在这一时。

    丁长生站起身,说道:“那行吧,我先走了,等你电话”。

    叶怡君看着丁长生走出了病房,然后此时叶茹萍又进来说了几句话,这才一起下了楼。

    “我坐你们的车吧,有事想要和你说说”。叶茹萍追了上来,说道。

    丁长生没吱声,坐到了后排,叶茹萍也知趣的坐到了后排的位置上。

    叶文秋开车,车开出了医院,叶茹萍说道:“我真不知道你们在这里……”

    “你不用说了,你不是有事要说吗,文秋你说吧”。丁长生说道。

    叶茹萍知道丁长生肯定是生气了,但是这事也怪不得自己啊,正想着该怎么哄哄这个主子呢,丁长生伸手扳过来她的肩膀,强硬的把她的头按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然后就没有再动作,这个简单的动作足以说明一切了,于是,丁老板一边听着司机的汇报,一边享受着尽情发泄着刚刚没有发泄出去的浴火,叶文秋时不时从后视镜里看一眼后排的动静,忍受着声音和视觉的折磨。

    “好好开你的车”。丁长生不得不提醒道。

{老铁请记住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