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官网 > 玄幻优德 > 白旗超限店 > 第80章 满分不易?
    自从搭好了帐篷开始休假,时间已经过去好几天。虽然这里依旧没有太阳升降,但是空间边界的发光云朵每天都会黯淡上一半的时间,这种明暗变化足以用来计时。传送门依旧没有打开,钱镜的编织袋也仍旧无法和白旗杂货店取得联系。他让一只负责放哨的火柴人顺便观察着自己脚底,看看什么时候会出现保护圈。只要保护圈出来,就意味着可以回家了。

    “小人人,你不再考虑一下?比赛场地就在那里,终极魔法的宝贝就在里面。我们知道你很厉害,别人进不去的地方你都能进去,这个比赛场地的保护屏障绝对难不倒你!”

    已经数不清这是胡噶第几次来劝说钱镜了,不过每一次都是大同小异的话。钱镜非常无奈,自从自己展露了可以不用密码就打开牢房门,以及使用“魔法阵”就能穿过任意墙壁的本领后,双头食人魔就把他当成万能钥匙和超级破城锥,或者再加上“多元宇宙最好(用)的窃贼”这样的头衔。似乎在他看来,只要有了钱镜,任何障碍都是虚的。幸好有关部门的三个人现在处于昏迷和失忆中,希望他们不要记得自己是怎么越狱的,否则回到地球后钱镜一定会被重点监视。

    “首先,任何颜料都会被那个结界弹开,因此我没法在防护结界上创造魔法阵——根本画不上去好不好?没有魔法阵,就没法穿过去,事情到此为止。”

    双头食人魔这次是有备而来,两个脑袋想出了一个好主意:“我们提前在地上挖个坑,你在坑里面对着屏障结界的方向用你的穿界魔法阵。在平整的土上魔法阵不就能画了吗?只要你确定好方向,穿过那个结界,进去之后就好办啦!”

    钱镜先是仔细琢磨琢磨,然后还是摇摇头:“这样绘制魔法阵的风险太大了。穿过一面墙壁,别管这墙有多硬,只要给我足够的绘制时间,它都是安全的。而穿过魔法屏障?看看那三个变小的家伙吧,就是穿过魔法屏障的时候被压缩的,比你还惨。不可知的危险太大了,我绝对不会那么干的。”

    “风险我们承担,小人人你负责制作魔法阵,这样行不行?”

    “胡噶,你想进去参加比赛的想法很强烈,这个我可以理解,但你是我的朋友,因此我不会帮你这个忙的。”钱镜指了指周围:“你给我说说,在保护结界之外,除了咱们这些越狱而来的人,还有其他东西吗?”

    “一个单向传送门以及一些雕像?”

    “对啊,正是这样!除了一个关闭着的传送门,这里没啥值钱东西。你想想看,传送门一直关闭着,再加上这个空间自身的保护能力,根本没谁可以进来。那么干嘛还要设置一个保护屏障?我给你说,这屏障的主要作用根本不是防着有人进去,而是防着里面的东西出来。终极魔法大赛,听这个名字就知道很难,而难度的很大一部分都是可怕的怪物……”

    “怪物又怎么样!我们并不怕危险!”胡噶气愤地打断了钱镜的话,高声说道:“若是不知道终极魔法大赛有风险,那就根本没有参加它的资格!怪物算什么,我们可以将它干掉!参加大赛是我们的选择!”

    钱镜叹了口气,示意胡噶先冷静下来。“我刚才说了,硬穿魔法咒语的结界屏障会造成未知效果。身体变小只是一种可能,或许下次遇到的就是空间乱流的直接绞杀,就像虚空那样。别的不说,哪怕只是不危害生命的缩小体积,你觉得自己继续变小之后还有足够的力量和魔法能力让你在终极魔法大赛活下来吗?你想去送死是你的事情,我不想失去一个朋友是我的事情,你能懂吗?”

    “我们是你的朋友,所以你才不给我们打开通道?那若我们不是你的朋友呢?”

    “不是朋友我懒得管你!我忙着学习呢!”钱镜没好气地摆摆手。

    胡噶陷入沉思,一只手有节奏地拍着肚皮,发出沉闷的咚咚声。过了有一会儿他才开口,终于不再提让钱镜打开穿界通道的事情了。

    “我们是两个脑袋,小人人,你称呼我们的时候应该加上一‘们’字。”

    “好吧,我会努力注意的。”这件事总算过去了,钱镜也可以专心练习魔法和绘画。

    对钱镜来说,魔法和绘画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变成了一回事,唯一的差别只是用心灵控制的到底是元素还是塑形墨水。由于要塞星缺乏亲和以及擅长水元素能量的魔法师,因此造成长久以来水元素魔法咒语发展完全停滞的结果。除了模仿其他元素体系的魔法创造了水镜、水箭、水墙等几个咒语外,并没有什么真正具有特色的魔咒。而且就算这几个咒语,威力也比其他元素的同类咒语更差。至于像游戏技能那样将水变异成冰,冰刃、冰箭、冰风暴这样的法术,更是根本不存在。要塞星酷热的沙漠气候,让水变冰的难度大幅提高。

    “所以想要更进一步只有两条路:要么自己摸索出来,要么就得去其他魔法世界看看能不能学习借鉴——显然后者更有效率一些。”因为这种考虑,钱镜并没有在水箭和水墙咒语上花太多时间,学会就足够了。这两个咒语威力太弱,水箭术连钱镜都射不死,还不如火柴人的投枪呢,只能用作聚会娱乐。只有水镜术(锁水咒变体)能辅助钱镜练习元素冥想和控制,平时练得会相对更多一些。

    咒语没什么给力的,但是魔法阵方面却有不少可学的。钱镜从优娜老师得到的几本书里,大部分讲的是魔法阵方面的东西。由于水元素具有最好的流通性和可塑性,这点是土元素比不了的。而且水元素构成的魔法阵,既不会像气元素那样因为稀疏而发生故障,也不会像火元素那样经常熔断损坏,其实是最好的魔法阵介质。

    魔法阵也是一门手艺,而且是一门应用广泛、钱途光明的手艺。在要塞星,魔法阵应用在生活的各个方面,可以说每一块砖头上都有魔法阵——以魔法加固符文的形式出现。

    各种魔法物品中都有魔法阵,小到一根可以发光的魔法火把,大到一整座魔法塔、半位面城堡;从一柄可以自动休整指甲的剪刀,到可以在千军万马中杀进杀出的强大魔像。魔法阵将魔法咒语、魔法材料和魔法动力连接起来,就像是计算机的主板和总线一样起到支撑作用。而且,不光是在要塞星上,其他魔法文明的星球上都有魔法阵体系,并以此为脊柱,以各种咒语为血肉,从而组合成强大、灵活的整体。

    咒语千变万化,受到语言和习俗的影响难以统一,不过魔法阵更多是受到基本逻辑、基本组织形式和统筹学等方面的影响,不断进行更新和迭代,很多方面趋于大同。一些常用的魔法阵产生了标准,并变成一种通用商品,在多元宇宙中流通。制作魔法阵是门挣钱的生意,贩卖魔法阵也是种赚钱的买卖。钱镜不能将自己一生的资本建立在臭豆腐上吧?魔法阵显然有更广阔的市场。哪怕自己并不能成为最优秀的匠人,可练好眼力,做个合格的商人也是不错的选择。

    优娜老师有三维画的技法,她同时也是个魔法阵的行家。在教导钱镜的时候,她曾经说过:“我一直觉得三维画技法可以用在魔法阵上,从而开创出一种、甚至一系列全新的魔法阵类型,只是目前我还没有试验成功。”优娜将绘画和魔法阵的心得留在几本书中给了钱景,希望他一起进行试验,一起研究两者结合的可能性。

    钱镜已经把三维画练得差不多了,甚至还想出了“凹陷”状态的三维画,算是学有所成。不过在魔法阵方面他还处于初级阶段,需要从最基本的练习开始。这次主动坐监,钱镜并没有随身带着优娜老师的那几本书,一是怕丢二是怕损坏,哪怕弄脏了哪里也是不好的。他只能凭记忆练习,有时候向胡噶请教一下,剩下的就靠那张神奇的测咒板。

    这块测咒板是钱镜毕业的时候优娜老师给他的,一块巴掌大小的金属薄片,一面光滑一面粗糙,散发着金银两色的光泽。当在上面用水元素绘制魔法阵的时候,测咒板就会发出微微的蓝色光芒,魔法阵完成得越出色,光就越亮。优娜老师说,最好的魔法阵应该能让测咒板发出金色的光芒,这个似乎有些遥远,钱镜还需要很多努力。

    “那是什么东西?”胡噶的比赛梦想被钱镜否决后,变得越发无聊。他兜兜转转,将这块不大的空地巡视一圈后,又百无聊赖地转回来。“小人人,你在上面画什么呢?”

    “这是魔法阵的测咒板,我老师给我的,能告诉我魔法阵的完成情况。这样一来,就算老师不在身边,我也能知道对错并且自己练习。”钱镜专注地在测咒板上绘图,头也没抬。

    “测咒板?我们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东西?哼,是不是老师怕这东西抢了他的饭碗,所以才不说的?一定是这样!”既然是魔法的东西,胡噶就有了兴趣,蹲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他时不时皱着眉头,两个脑袋无声的交流着,似乎对钱镜绘制的魔法阵有些困惑。“你这个是因果法阵吗?怎么和我教给你的不一样?”

    “噢,应该是这个测咒板是要塞星的产品,所以用的是要塞星的标准。你们给我的魔法阵得分不高,我按照要塞星的习惯不断修改,就变成这个样子了。”钱镜放下笔,抬起头来说道:“这不是说胡噶你们的魔法阵有错,只是这个板子局限性就这么大,我也只能这么练。”

    “我们教给你的才是真正的好魔法阵,放在多元宇宙中都能排在前面。要塞星上是有些好东西,比如土晶石魔像和末日熔岩咒语——但是他们的魔法阵水平一般般。”看到钱镜停止绘图,胡噶就把测咒板拿了起来,目光中满是好奇:“这东西……我们怎么看这东西有点像是那个东西呢?”

    “哪个东西啊?能不能说清楚。”

    “其实我们也没见过,只是听说过。算了,这不可能是……测咒板,真是不错。我们要是回到要塞星,也得打听打听这东西怎么卖。”胡噶放下测咒板,哼着他们星球上某个荒腔走板的歌,背着手去检查守护者魔像了。

    自从完全拒绝胡噶之后,钱镜一直在担心这个双头食人魔冲动起来,用武力威胁自己画穿界魔法阵,甚至恼羞成怒一拳将自己开瓢。但是很反常的是,除了显得有些无聊,胡噶大部分时间心情都很不错,而且感觉和钱镜更亲近了。原来他只会让钱镜做这个做那个,或者嘲讽他一下,或者很客套的夸奖夸奖,现在这些都消失了。胡噶开始关心起钱镜的学习,有时候还主动教导他,其他时间则聊聊家常,说些周围发生的趣事——气氛变得更轻松也更亲切。或许这是钱镜那句“你是我朋友,我不能看你送死”带来的影响吧。

    反正这是好事。钱镜揉揉脸,看着测咒板上的深蓝色光芒逐渐散去。深蓝色代表他彻底掌握了一个魔法阵构型,可以开始学习下一个。这是个相当优秀的成绩,主要得益于钱镜稳定的绘画基本功、高度专注的能力以及强大的水元素亲和力。只是钱镜的记忆力一般,再加上没有书作参考,胡噶又钻进魔像里面去了,钱镜也没啥可练习的。他努力回想书本的内容,也只剩下曾经翻开最后一页时,看到的终极难点。

    在平面的魔法阵中,让三根水元素线条互相垂直穿过一个名为“亮”的魔法符文字。若是在立体图形中,这绝对是小菜一碟,可要放在平面魔法阵中就是不可能的。钱镜还记得优娜老师在旁边的笔记:“我猜想三维绘图可以完成它,但整个研究陷入了死循环。为什么一定需要这样类型魔法阵呢?我很好奇它将用在什么地方。希望有一天能找到办法实现它。”

    “三维画毕竟只是模拟,只有心灵塑形墨水能够将模拟变为现实。”钱镜从穿界井“魔法阵”和门把手“魔法阵”中得到的经验让他明白了优娜老师缺少的东西。他也很好奇这个平面上的互相垂直三线能产生什么效果。

    “魔法阵不会凭空产生能量,不管这个‘三向’魔法阵想要完成什么,都需要从我或者从周围先吸收能量。心灵塑形墨水创造的东西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消散,所以危险可控。”钱镜做了一番权衡后,开始用三维画法在测咒板上完成这个魔法阵。

    一个符文字和三根线条,构图并不复杂,一会儿就完成了。“亮”符文闪烁起来,蓝色、白色和红色的光芒互相交替,越来越快。周围的元素反应非常平稳,看起来没有任何危险。与此同时,测咒板发出了金色的光芒。

    “金光?这说明我毕业啦?”钱镜打了个响指,将“三向”魔法阵停下来。一行土黄色的要塞星文字慢慢出现在测咒板上,上面写着“终极魔法大赛指南”。

    钱镜发现自己周围出现了金色的光圈,周围的景色开始模糊。随后,土黄色的光芒一闪,他发现自己来到了终极比赛场地的内侧,也就是守护结界的另一端。

    在他面前,是魔法比赛的入口,一个胸前写着“检票”的人形魔像正在向他鞠躬致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