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官网 > 竞技优德 > 龙陨九天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是他!!
    然子龙的反应何其之快,其侧身一躲,便将这个想要虎口夺食的糟蹋男子晃了个嘴吃泥。

    这个披头散发的糟蹋男子倒地之后,便再也没有站得起来,仿佛昏死了一般,一动不动的趴在了地上。

    看着这一幕,子龙的眉头皱起,一脸疑惑:

    “这是什么个情况?”

    子龙俯下身子,观察了这个趴在地上不省人事的男子片刻,在确定其没有危险之后,便靠近了这人的身边,将其身体翻了过来。

    看着灰头土脸的男子,子龙轻咦一声,他看这男子脸熟,但一时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人。

    细思无果,子龙便将手搭在这人的脉搏之上,为其诊脉。

    但是这一诊不要紧,男子的情况直接让子龙脸都变色了。

    子龙再次看向这人的脸庞,并伸出手去,摸了下这人脸上的黑色。

    “他的脸黑成这样,不是因为灰尘覆盖,而是黑煞之气!这人中了死煞之黑!”子龙怔怔道。

    据医书上记载,身中死煞之黑者,丹源被封,使不出一丝的源气。除此之外,中毒者眉心黑煞之气涌动,且眉心的黑煞之气会渐渐的扩出,渐而遍及全身。自中毒之日起,少则四四一十六日,多则九九八十一日,其人必死!世间无药可医。

    这人的脉象与症状都与医书上描述的吻合,子龙断定,这人定是中了死煞之黑这种奇毒无疑。

    这是在整个医术界都恶名昭著的奇毒,不同的医书上虽然对其介绍参差不齐,但最后都会以一句话结尾,那便是世间无药可医。

    子龙轻呼了一口气,缓缓的闭上了眼眸,待其再度张开之时,动人心魄的玄奥青光已然攀附在子龙的眼瞳之上,正是鬼眼。

    子龙借助鬼眼的威能,检查着这人的全身上下。

    “黑煞之气几乎已经遍及了全身,这人中毒也有相当一段时间了吧,生命力还真是顽强……好像嗓子也被毒哑了。”

    最后,子龙将目光终止在其缠着绷带的右手之上。

    “右手筋断骨折,几乎是废了啊。”子龙咂舌。

    子龙将眸中的青光撤去,脸色也变得郑重了起来。

    身中医书上记载的无药可医的死煞之黑,嗓子还被毒哑,右手也筋断骨折……子龙很难想象地上这人究竟经历了什么。

    虽然其丹源被封,但是子龙依然能从经络上的蛛丝马迹大致判断出这人的修为。这是一名五阶王者,不对,确切的说是中毒之前是一名五阶王者。

    而且这人的**力量强悍,身体素质不凡,否则,其早就身体焦黑,毒发而亡了。

    “怪不得刚才没注意到这个人,原来他丹源被封,根本没有源气波动了。”

    只不过子龙仍有一个疑问,他不明白,这样一个很早之前便中了死煞之黑,丹源被封的人,是怎么穿过无缘旱漠,来到这恐怖森林的。

    要知,纵使这人之前真的是五阶王者,在中了死煞之黑,丹源被封,身体衰弱的情况下横穿无缘旱漠至此,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而且,这么一个身中奇毒,奄奄一息的人,来荼罗地中又是为了什么呢?

    琢磨不透,子龙移动着目光,看向了这人被黑煞之气布满的脸庞。

    “我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呢……”

    沉眸细想了片刻之后,子龙的脑袋里灵光一闪,突然冒出了一个名字。

    “薄金海!是他!!”

    子龙又仔细的盯着这人瞅了个遍,生怕自己认错了。

    “这张脸,还有五阶王者的修为……薄金海的源属为金,身体素质强悍也完全对的上,这……家伙不会真的是薄金海吧!”

    子龙犹还记得,当初在佘拓城外的魔兽山脉当中,那薄金海与韩德松要来杀他与孙宰、王五等人,子龙引开了薄金海,并与之在森林里纠缠。

    虽然有些胜之不武,但子龙确实是凭一己之力,在仅仅是四阶中期的情况下战胜了一位受了伤的五阶王者。不过说起来,若不是这薄金海的步步紧逼,子龙的千段飞踢可能至今都还没有悟出来。

    但是,在确认了地上这人是薄金海后,子龙心中的疑惑不减反增,反而是更大了。

    “我当初明明放了他一马的,我那几脚应该不至于把他踢成这个样子吧……”子龙挠着头,一时不知所措。

    默想了片刻之后,子龙还是决定先将这薄金海救醒再说。

    在子龙心中,虽然他与薄金海之前有过生死之战,这薄金海一心想要杀了自己,但是此时的薄金海丹源被封,身体衰竭,可谓是朝不虑夕。如今的薄金海已经根本没有能力伤的了自己,救醒他倒也无妨。

    “看在你这么惨的份上,再救你一次吧。”

    说罢,子龙取出回天水来,他将薄金海的身体托起,助之小饮了两口。

    死煞之黑的毒还没有发作,薄金海的昏迷,一方面是由于精疲力竭,另一方面是因为饿过头了。

    在两小口回天水的帮助下,没过多久,薄金海便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

    薄金海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子龙用木棍叉着,送到他眼前的独角魔牛肉。

    饿极了的薄金海一把抓过独角魔牛肉,头也不抬的狼吞虎咽了起来。

    看着披头散发、不顾形象的狂啃着独角魔牛肉的薄金海,以及一脸幽怨的看着薄金海啃食魔牛肉的小卡,子龙轻笑着抚摸了下小卡的额头,随即便拉着小卡坐回了篝火之前,重新烤起新的魔牛肉来。

    没过多久,薄金海就将子龙递来的大块独角魔牛肉完全吃下。只见他长吐了一口气,其沧桑满布的黑脸上露出了久违的舒爽,一副从来没有吃过如此美味食物的享受表情,一副从死亡的边缘又爬回来的庆幸模样。

    然就在薄金海不知要如何感谢这救他于死难边缘的好心人时,他那双刚刚抬起的眼睛猛然一怔,薄金海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般,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薄金海虽然无法发声,但其心中却是在惊叫着:

    “是他!!”

    薄金海,看到了正在篝火旁烤肉的子龙。

    感受到薄金海的目光注视,子龙转过头来,朝着愣愣的薄金海扔过去了一个水袋,子龙自己,则是拿着装满荼罗烈酒的酒袋饮喝了起来。

    子龙擦着嘴,向薄金海开口道:

    “你的嗓子还有救,酒就暂时别沾了,喝点水吧。”

    “明明是不舍得。”黑戒中的幽魂白眼道。

    “你懂个毛啊……”

    薄金海自然是不知道子龙与幽魂在暗地里说些什么,听着子龙传来的声音,薄金海神情复杂的点了点头,迟疑片刻之后,还是举起水袋狂饮了起来。

    渐渐的,子龙在薄金海昏迷时助其饮下的两小口回天水发挥了作用,前后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薄金海就感觉他那疲惫的身体又恢复了力气。薄金海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

    与小卡分食着刚烤好魔牛肉的子龙看到薄金海脸上的惊色之时,急忙将头扭到一边,一副假装没看见的样子。像回天水这种让人眼红的东西,知道的人还是越少越好。

    不过这薄金海的嗓子被毒哑了,不能说话,倒也避免了些许尴尬,否则,子龙还真不知道要和这薄金海聊些什么。

    问他如何中的死煞之黑?为何来到荼罗地?

    子龙自问还没有多管闲事到这种地步,再说,薄氏宗家的那些事,子龙也没兴趣过问。

    在子龙的心中,他与薄氏宗家之间,纵使算不上不死不休,也是见面如仇。而且,他总有一天要去履行誓言,当着薄易升等人的面,将佘拓城薄氏宗家掀个底朝天……救助这已是将死之人的薄金海,只不过是出于医者的那份最后之怜悯,仅此而已。

    待子龙默默的吃完独角魔牛肉,小卡已在篝火旁打起了盹。子龙轻吐了口酒气,随即盘腿而坐,双目闭阖,暗念着天水诀,又进入了修炼状态之中。

    多一话不如少一话,在子龙看来,他与这薄金海之间,还是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沉默为好。

    这一边,看着进入修炼状态的子龙,薄金海想了片刻,竟站起身子,远远的退了开来。

    薄金海退到了一个能看见篝火且离子龙最远的地方。

    薄金海不想打扰子龙,甚至不愿让自己的存在使其感到不自在。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的薄金海,早已性情大变,嘴巴无法说话的他,开始更多的用眼,用耳,用心去感受这个世界。

    世态炎凉,人心险恶,在一个人最无助、最落魄的时候,他往往能比任何人都容易看清是非,分辨善恶。

    身为敌人的子龙放他一马,助他一次,而有着血缘关系的薄伊傲却在背后捅他一刀,害他至此。

    此事说来可笑,但对于当事人的薄金海而言,那是多么的“刻苦铭心”。

    其实,对薄金海打击最大的还不是薄伊傲,而是薄氏众人在他落难后的态度。各种冷眼,各种旁观,墙倒众人推……他薄金海二十年的忠诚竟然抵不过那薄伊傲的三寸肉舌。

    脱离了薄氏宗家的立场,薄金海不但对子龙没有怨恨,反而是对其敬佩不已。

    当日佘拓城的那一幕,薄金海是见证者,子龙的所作所为,他至今都还记得。

    薄金海当初之所以答应韩德松在魔兽山脉中截杀子龙,其实也是为了薄氏宗家着想。因为他真觉得,一个在四阶初期低阶修士时便能抗住六阶圣者的威压不倒,霸气侧漏,那待其成长至六阶圣者乃至七阶皇者时,能遮住其锋芒的,恐怕也只有天了吧……

    想着,薄金海闭上了眼睛,在心中一字一顿的念叨道:

    “薄氏伊傲,根本配不上赵氏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