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官网 > 科幻优德 > 明日支配者 > 第九十四章 致命交易(上)
    欧阳杰没有整容,也没有化妆,因此摘下面具显出真容便足以证明他的身份。

    没了面具遮挡视线,欧阳杰能更好地欣赏到埃弗雷特的表情变化,他最先看到的是迷茫,然后是震惊,紧接着是隐藏在深处的窃喜,以及浮于表面的浓浓忧虑和怀疑。

    这位受人尊敬的议员先生,大概在疯狂脑补自己将手放在宪法上宣誓的那一刻吧。

    很多人都知道,或者说,都猜测J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否则无法解释J的预言为何如此准确。

    这正是欧阳杰所追求的效果,当人们相信J的预言精准无误时,他便能迅速获得大量资源。狂热的信徒愿意将一切奉献与他,精明的信徒则会将本身具备的资源拿来做交换,他甚至不需要亲自出面,只需要让代理人去吃个饭、打个电话,便能轻易收获平民难以接触的资源。

    可只有一个人知道封神榜的极限在哪里,那就是欧阳杰自己。

    尽管封神榜的预知能力一直在提升,但还做不到在一月中旬预知大选结果——等到下个月才开始初选呢,离十一月总统大选足足有十个月的间隔,如果封神榜现在就能预知到那么久远的事件,欧阳杰也不必再藏头露尾了。

    但埃弗雷特并不知道这一点,他只知道两件事:一,他尚未公开表示将会参加总统候选人竞选。二,J能预知未来。

    当这两个条件摆在一起,就算他不会全盘相信,也不至于全盘否定。

    人总是会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情,只要他心里有一点点侥幸和相信,欧阳杰就能利用他开展下一步计划,如果一切顺利,或许能借美联邦举国之势以为己用。

    种种情绪汇聚而成的大浪卷过心头后,埃弗雷特强壮镇定,一边把手慢慢往下放,一边摇头道:“可能是我听错了,也可能是您找错人……”

    “请不要碰您的手机,也不要产生任何求救的想法,因为我对您没有任何敌意,我只是想给您提供一点帮助。”

    欧阳杰平视埃弗雷特,但眼神却像是在更高的维度上俯视他,仿佛洞悉一切。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很好,埃弗雷特议员在所属政党内的地位算不上高,可依旧是大部分人需要仰望的存在,能够把这位大佬当作一颗棋子来戏弄、利用,让欧阳杰获得了一种精神上的满足和愉悦,这就是明日支配者面对凡人时的优越。

    “好吧,除了相信你,我似乎没有其他选择。”埃弗雷特无奈地把双手抬回桌面,苦笑道,“这里是纽约,你的胆子可真大。你应该知道,几乎所有情报机构都在找你,必要时,他们可能会采取极端措施。也许,我是说,如果你愿意的话,也许你应该与联邦正府合作,我向你保证,如果消息泄露,上法庭也只不过是走走程序,总统一定会使用特赦权。”

    世上最不可信的就是政客的承诺,欧阳杰哂笑摇头:“不用担心,你也应该知道,我能预知未来,不是么?”

    为保万无一失,欧阳杰做了两手准备,他的狂热信徒在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德克萨斯州内随机抽选安全区域埋放“自制炸药”(实际上是经过改装的军用固体混合炸药),一旦他超过二十四小时没有传回消息,信徒们会毫不犹豫地引爆那些炸药。

    发生在美联邦本土的恐怖h袭击,不可能不被大肆报道,而那些追查J的情报机构无论如何不可能想到J能以一件毫不相关的事预测另一件事的结果,那么即便他们提前获知消息,在这家中餐馆内进行秘密抓捕,并在事后封锁消息禁止新闻媒体报道此事,也是无济于事。

    既然封神榜没有刊登任何有关爆炸的新闻,那就说明爆炸不会发生,也就说明欧阳杰不会被捕。

    “哦,你承认了。好吧,我得说,就算你承认了,我仍然不敢相信。”埃弗雷特神色复杂,语气感慨,“刚才你说我是未来的总统?相比之下这个消息更让我震惊,也更让我不敢置信……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请问,为什么要告诉我呢?”

    事实上欧阳杰并不知道真正的大选结果,他只不过是在封神榜上看到埃弗雷特·查尔斯将在下月参加初选,而埃弗雷特各方面都十分符合欧阳杰的需求,于是便有了这次见面。

    听到埃弗雷特的问题后,欧阳杰抿嘴一笑,他知道埃弗雷特信了,或者说,想相信了。

    “因为未来不是既定事实,我已经不止一次改变未来,这就是证据。”欧阳杰缓缓回道,“听说过蝴蝶效应吗?蝴蝶扇动翅膀引起龙卷风?很夸张。但事物发展的确存在不可测的复杂性,尤其是在总统大选这种充满变数的复杂系统里。”

    “我同意你的观点。”埃弗雷特连连点头,深以为然,前几任总统选举的结果已经做出了充分说明。

    “距离大选还有十个月,可能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谁也不能保证您一定会登上总统宝座。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只能顺其自然,等待结果公布。”欧阳杰止住话头,故作高深。

    “什么意思?”埃弗雷特很配合地提问。

    “既然未来可以变动,那么,每当有人改变了总统大选的未来轨迹,我就可以想办法再把它改回去。”欧阳杰指了指自己,然后指向埃弗雷特,“不过,这需要您的配合。”

    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埃弗雷特可不会天真地以为J会无偿帮助自己竞选总统。

    他意识到这是一场交易,但他非但没有心生退意,反而更加期待,毕竟像他这样的职业政客,最擅长与人做交易。

    “听起来是个很棒的想法,但我希望您先解答我的疑惑?”

    大概是闻到了厨房里飘出的菜香,埃弗雷特咽了口口水,继续问道:“为什么要帮我呢?”

    为什么要帮你?欧阳杰心中冷笑,脸上的微笑却和煦如春风。

    “先尝尝这儿的菜吧,我们华夏人喜欢在饭桌上谈事,边吃边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