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官网 > 历史优德 > 战国赵为王 > 第七百零八章 详情和应对
    “高唐城失守?”

    这个消息好像有着某种魔力,顿时就让刚刚还是一片欢歌笑语的龙台正殿之中鸦雀无声。

    负责传递消息的毛遂知道事情大条了,也不敢多说,赶紧将手中的急报放在了赵丹的面前。

    此刻赵丹心中的震惊,可以说是无以伦比的。

    要知道在赵丹的心里,高唐城对齐国的战争就算是不能赢,那最少也应该是个平局才对。

    但是现在,由廉颇所率领的赵**队竟然输给了齐军!

    整个军旅生涯之中虐齐国如同虐菜的廉颇大将军,竟然输给了自己绝对不应该、也不可能输的齐国人!?

    就在这短短的一天时间之内,赵丹就听到了两件自己很难相信的事情。

    一件是上党赢了,一件是廉颇输了。

    以至于当他拿起面前这份战情急报的时候,心神都有些恍惚。

    这份急报上面的内容其实很短。

    “廉颇大将军夜袭齐军大营,遭伏,大败而归。齐军趁势攻高唐,高唐失守。大将军已率残兵退守聊城。”

    虽然很短,但是足够让赵丹明白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廉颇轻敌了。

    向这样的大事情,当然是得有一个十分详细的军情汇报的,而这份详细的军情汇报在当天下午伴随着廉颇的请罪书一同送到了赵丹的面前。

    如果是依照正常的情况来看,面对着数倍于己的敌军,任何一位将军都会选择固守。

    但是廉颇偏偏就是这么一个意外。

    对于廉颇来说,他从心底就看不太起齐军。

    毕竟齐国已经被廉颇吊打了太多次了,现在的齐军主将匡梁同样也是被廉颇一路吊打过来的,谁会看得起一个输在自己手下无数次的手下败将呢?

    所以即便手中只有五万人马,即便对面的齐国经过增兵之后已经达到了二十万之巨,足足是廉颇的四倍之多,但是廉颇依旧没有打算就此龟缩城中不出,反而准备“给齐国人一点颜色瞧瞧!”

    话说老将军虽然看不起齐国人,但是也并没有那么莽撞。他先是派出小分队在之前的战争之中和齐国人进行了多次小型的接触战,确定了一个事实——齐军还是那个齐军,并没有什么长进。

    在确认了这一点之后,廉颇就主动的收缩了兵力,将高唐以北的所有河间地都让给了齐国人。

    数日之后,匡梁率领着大军包围了高唐城,半月不克。

    廉颇觉得机会来了,于是便在两天前的晚上率领赵军主力悄悄出城,突然向齐军大营发动了反攻。

    在廉颇看来,这一次反动纵然不能够击败齐军,那至少也能够杀一杀齐国人的气焰。

    但是让廉颇万万没有想到了是,齐国人竟然预料到了这一次突如其来的反击,提前在大营之中设好了埋伏,导致廉颇率领部队直接钻入了齐国人的包围圈。

    在这个时候,廉颇的领军能力就表现出来了,虽然被重重包围,但是他仍旧率领大部分军队冲出了齐国人的包围圈。

    但是就在廉颇回返高唐城外的时候,变故再一次的发生了。

    高唐城之中的一些齐国本地贵族残余买通了城中的官吏,趁着廉颇出城的时候夺取了城池的控制权,反而将廉颇关在了城外。

    如此一来,廉颇大将军是腹背受敌左支右绌。

    一场激战之后,廉颇再一次的冲出了齐国人的包围圈,但是此刻已经是损兵折将无法再战了,只好带着剩余不到万人的残兵败将退守南边的聊城。

    说起来廉颇其实并不是败在自己的军事能力不行,而是败在了高唐城之中的内奸上。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了。

    却说在龙台正殿之中,原本因为长治大捷而显得欢欣鼓舞的赵国君臣,在听到了高唐失利的消息之后一个个又都好像被人迎头浇了一盆冷水,瞬间就全部冷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之后,赵丹才摇了摇头,缓缓说道:“好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什么也都于事无补了。为今之计,还是先说说应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战局吧。”

    虽然说在场的人并没有那种领兵大将,但是最基本的看地图还是会的。

    从地图上来看,高唐其实是一个非常紧要的地方,它不但是邯郸城在黄河以东的门户,同时还是正在魏国征战的赵军庞煖主力的侧后翼。

    如今高唐失守,齐军既有可能从这里渡过黄河进攻邯郸城,也有可能沿着高唐继续南下去断庞煖的后路。

    这两个事情无论是哪一个,对于现在的赵国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足足过了片刻之后,虞信才开口说道:“关于魏国方面,如今廉颇大将军已经退守聊城,庞卿的后路一时半刻应当不至于受到威胁。”

    “是吗?”一直都憋着气的赵胜这下总算是找到机会了,同样是不冷不热的说道:“如今武信君手中不过一万残兵败将,加上刚刚吃了败仗士气正是低谷之时,若是被齐军衔尾追击,哼哼……说不定这个时候聊城已经丢了也未可知。”

    虞信一听也是非常不爽,怒道:“平原君,如今战局危急,正是同舟共济之时,汝却在这里说这些风言风语,究竟是何居心?”

    赵胜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是吗?也不知道刚刚是谁还在质疑庞卿的主将之位,以吾看啊,还好这一次的主将是庞卿,若是换了别人,说不定现在主力部队也都……嘿嘿!”

    “砰!”赵丹突然狠狠的一拍桌子,将虞信和赵胜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为了这点鸡毛蒜皮的事情相互扯皮!喜欢扯皮是不是,要不要寡人放汝等几个月的假,让汝等好好的回家去吵个够,嗯?”

    赵丹这一次是真的怒了,要是平时也就算了,毕竟这种政治斗争的局面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赵丹自己一手制造出来的。

    但争权归争权,这都火烧眉毛了还在这里说这些话,那就让赵丹、或者说任何一个君主都无法忍受了。

    赵丹这一发火非同小可,赵胜和虞信心知情况不妙,吓得赶忙出列下跪赔罪。

    赵丹心中余怒未消,将面前这两个家伙狠狠的训斥一番,然后才道:“好了,寡人现在需要的是解决事情的办法,不是推卸责任的扯皮!有主意的就说,没有主意的就闭嘴!”

    赵丹话都说到了这里,几名赵国大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自然也就是搜肠刮肚的想起主意来。

    正所谓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更何况在场的赵国大臣们可不是什么臭皮匠,而是如今这个世界上的人杰,因此很快的就被他们想出了主意。

    率先开口的是大行人郑朱:“大王,以臣之见,如今既然对齐国战事不利,那么便应当寻求外援才是。燕国素来和齐国乃是死敌,大王应该命人说与燕太后,让其速速出兵助赵,如此又燕国牵制,齐国人便不能够太过猖狂。”

    赵丹闻言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其实这个主意赵丹早就已经想到了,只不过等着有人提出来罢了。

    于是赵丹便道:“郑卿身为大行,应当知道寡人早就已经派遣使者前往蓟都了,但是燕太后却迟迟拖延不做回复。”

    郑朱点了点头,道:“大王,臣以为燕国之所以不做让步,只不过因为觉得在这一场战争之中得不到太多的利益罢了,大王只需要向燕国再做出一些让步,那么燕国人必定会出兵支援!”

    赵丹沉吟半晌,道:“既然如此,那么以郑卿之见,寡人应该做出多大的让步呢?”

    “武阳!”郑朱显然早有答案,当下立刻说道:“大王,只要将武阳城归还燕国,那么燕国必定出兵无疑。”

    “武阳城?”赵丹脸色微微一变,显然有些犹豫。

    武阳城是燕国的下都,也曾经是燕国最大的城市,如果把武阳城还给燕国,绝对是燕国君臣不能够拒绝的筹码。

    赵丹之所以犹豫,倒不是因为武阳城对赵国来说多么重要,以现在的赵国国力来说,还它四五个武阳城又如何?

    赵丹顾虑的是如今燕国基本上已经被上一次的齐赵伐燕给打残了,现在把武阳还给燕国,岂不是让燕国又有了一次咸鱼翻身的机会?

    但是仔细一想,就算把武阳还给燕国又如何?当年有武阳城的燕国不是一样被赵国随随便便当菜鸟虐了?

    郑朱见赵丹还在犹豫,便继续劝道:“大王,如今只要过了这一关,未来天下诸侯即便再次联合,亦是难再成赵国对手矣!和这千古霸业相比,区区武阳城又算得了什么?”

    赵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郑卿之言有理,既然如此,那么便请郑卿走一趟蓟都,务必要说服燕太后和乐间,让燕国出兵牵制齐国。”

    郑朱站了起了,朝着赵丹深施一礼,高声道:“请大王放心,臣必定竭尽全力,不负大王所托!”

    赵丹点了点头,道:“还有,齐国人也不一定是要去攻击聊城,邯郸也可能是被攻击的对象,所以这一次邯郸的防卫也必须要警惕起来!”

    “让人去通知廉颇大将军,若是敌军追到聊城,那么让他一定要不惜任何代价守住庞煖将军的后路,等待庞煖将军获胜之后回师支援!”

    “上党郡方面,派人告诉剧辛,寡人不需要他把靳黈消灭,只要保住北上党,他就是大功一件!”

    “再去派人告诉庞煖,务必要用最快的速度打败魏国人!一旦因为他的延误而影响了全局,寡人唯他是问!”

    一条条一道道命令都说完之后,赵丹看着面前的这些赵国大臣们,用十分诚恳的语气说道:“诸卿,如今局势未明胜负难料,还请诸卿和寡人一同努力,共度时艰!”

    在场所有赵国大臣纷纷起身,神色肃穆:“喏!”

    原本已经因为长治大捷而明朗起来的形势,似乎又开始变得有些扑朔迷离了起来。

    但高唐城的失败对于赵国来说并不是世界末日,赵丹和他的臣子们早就已经久经风浪,经过了长平和邯郸保卫战洗礼的他们当然也不会因此而变得沮丧甚至恐惧。

    真正的好戏,其实还在后头呢!